首頁 > 觀點

中央財經大學郭田勇:再回首、再思考、再出發——中國金融改革開放四十年

觀點 馬雪飛 零壹財經 2018-11-27 閱讀:16554

關鍵詞:郭田勇新書發布

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發布新書《再回首 再思考 再出發—中國金融改革開放四十年》。
11月27日,零壹財經在上海召開“金融改革四十周年 度“勢”創新——2018零壹財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會議聚焦銀行、保險、證券、金融科技、互聯網金融等領域,力邀各行業精英人士,探討金融改革歷程、發展變化及未來趨勢,助力金融業健康穩定發展。

在會議上,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的新書《再回首 再思考 再出發—中國金融改革開放四十年》于會議重磅發布,由上海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會長萬建華、郭田勇教授與
零壹財經創始人柏亮共同揭幕。

對于此次新書的發布郭田勇表示,他曾先后參與過《中國金融體制改革20年》、《經濟改革30年》兩本書的寫作,這些年也一直在研究和見證金融改革,作為行業改革的“觀潮者”他有必要將這些事情記錄下來。

據了解,新書主要分為四個篇章,分別為金融機構、金融市場、金融對外開放以及金融調控與監管。

他認為站在40年這個重要節點上,有必要再回首,疏理一下整個中國40年金融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也有必要再思考,總結我國金融改革中的寶貴經驗和教訓;更要再出發,思考金融業怎么發展,把金融改革開放的進程繼續推動下去。

郭田勇認為從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整體以及取得的成就來看,大概分為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方面:金融機構體系、金融組織體系不斷的完善;
第二方面:金融市場體系內涵日益豐富;
第三方面:整個金融業務的技術創新層出不窮;
第四方面:金融治理體系的手段也在不斷完善;
第五方面:金融開放和合作日益加深;
第六方面:金融監管體系也在不斷地優化和調整。

另外,郭田勇強調金融要扎根于服務實體經濟,要始終堅持市場化的導向堅決不動搖;持續發揮創新的驅動力,重視和鼓勵金融創新;同時要有序地擴大金融業的對外開放;最后,要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雙支柱調控框架,讓整個金融業的運行都能處在一個健康、平穩的發展軌道之中。
(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零壹財經華中新金融研究院院??郭田勇)

附演講實錄

郭田勇(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零壹財經華中新金融研究院院):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興再次參加零壹財經的峰會。

柏亮是零壹財經的創始人,我相當于準聯合創始人(在里面沒有股份),看著零壹財經從零到一的,應該說見證了這個過程。
當然,我也是另外一個重要見證人,就是中國新金融改革40年的進程,其實我這次開會之前,特意和柏總說,一定要請萬總上臺和我一起揭牌這本書。

我先講一下,我們紀念金融改革40年,我是80年代的大學畢業生,畢業后到銀行(在銀行基層工作),之后又到北京讀碩士、博士,到后來一直在學校從事教育、科研工作。

在我讀博士的時候(1998年),我在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也就是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我和我的導師趙海寬研究員(他不但是我的導師,而且是萬建華總在五道口的導師),共同寫了《中國金融體制改革20年》一書。后來到了高校(中央財經大學)工作,在2008年的時候,跟時任中央財經大學校長共同完成了《經濟改革30年》這本書。

所以,剛才萬總問我,我一直寫這本書,還要往下寫。我說人確實有的時候有一種路徑依賴,寫了20、30年了,不寫40年,好像這個事就斷了。而且確實我這么多年一直在研究金融改革這個事,在見證這個事。

我剛才說為什么要請萬總上來一塊兒呢?我絕大部分經歷都是在高校從事教育、科研工作,萬總跟我不一樣,我跟萬總是一個學校畢業(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畢業),畢業后,萬總就先在央行從事管理工作,后來又在招商銀行擔任副行長,又到中國銀聯擔任總裁,又到國泰君安證券擔任董事長,現在又在第三方支付的公司擔任“掌門人”。

所以,從業界來看,確實萬總是整個波瀾壯闊的金融改革過程的“弄潮兒”,而我們是改革中的“觀潮者”,你們“弄潮兒”干出了很多事情,我們“觀潮者”把事情給記錄下來,形成這本書。

所以,今天我們共同來發布這本書,我感覺還是非常有意義的。

今天的時間也比較短,我就圍繞著金融改革,也揭開我們這本書,簡單給大家做一個小的分享。

從整個金融改革來看,這本書的名字起名叫《再回首 再思考 再出發——中國金融改革開放40年》。為什么要取這么一個名呢?我們覺得站在40年這個重要節點上,的確有必要再回首,我們要疏理一下整個中國40年金融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也有必要再思考,我們要總結我國金融改革中的寶貴經驗,當然也要總結教訓或者是不足之處,我們要進行總結,也進行反思。同時,我們更要再出發,現在可以說是“亂花迷人眼”,當前各種聲音非常多的情況下,下一步金融業應該怎么發展,我們要進行展望,我們希望把金融改革開放的進程繼續推動下去。

我們如果從這本書的主體內容來看,我們分成了四個大篇:


  1. 金融機構。
  2. 金融市場。
  3. 金融對外開放。
  4. 金融調控與監管。

我們分成這四個大篇,對整個40年金融改革進程進行分析和總結。

當然因為時間有限,我不按照這四篇來講。

首先,我們跟大家總結一下,整個金融改革所取得的一些成就,我們先從重要的經濟金融指標來看一下。

比如我們整個中國GDP在1978年金融改革之初,1978年中國的GDP大概只有3600億人民幣,連5000億都不到,更別說1萬億,但是在去年年底,中國的GDP已經達到了80萬億,40年時間,GDP翻了200多倍。

所以,從經濟總量的角度來講,它是一個非常大的增幅。當然從貨幣總量來看,也是在持續的增高,貨幣總量的增高這個事情,有時候要一分為二來看。

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那時候我們在研究生部讀博士,那時候中國的M2額度比較小。我們那個時候有一個詞叫經濟的貨幣化程度,就是把M2和GDP相比較,看這個比值是高是低。

我們那個時候確實比較低,我印象中在我去五道口的時候,大概中國的M2與GDP比較,只有30%、40%的水平,那個時候美國能達到60%、70%,所以我們說我們的經濟貨幣化程度比較低。

為了什么低呢?我們總結了是中國很多領域還沒有進行貨幣化,包括房地產,不用貨幣,包括很多商品交易,直接和國家進行調撥,它也不都不用貨幣。

所以,我們當時講要提高貨幣化程度,后來我們講M2增幅不再上升,在前期來看,我們覺得的確是貨幣化程度得到不斷的提高,這個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當然,到了現在我們講改革既有成就,也要反思,我們現在M2確實增幅比較快,大家知道中國GDP80萬億,M2現在已經超過了GDP的兩倍還要多,我們只是把這個數列出來,讓大家看到它的增幅非常大,當然我們也承認這個里面我們還要再進行進一步的研究和反思。

比如說是不是跟房價等這些負面作用有關,我們可能也要進行一些分析。

從外匯儲備來看,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增幅,我們的儲備現在有3萬多億,以銀行業、金融機構的總資產來看,整個的增長速度也是非??斓?。

這幾個圖在書上都有,我在這個地方就不一一的詳細解釋了。

從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整體來看,從取得的成就來看,大概有這幾個方面:

第一方面:金融機構體系、金融組織體系不斷的完善。

在1978年的時候,改革開放之前我們有一句話:大一統的金融體系。什么叫“大一統”其實中國的金融體系只有一個中國人民銀行,就是中國人民銀行既是中央銀行,又是商業銀行,而且沒有其它商業銀行,很單一的大一統體系。

那么,改革以后隨著市場中多樣需求的出現,我們的金融服務也要相應多樣化,在80年代開始形成了中央銀行和四大國有專業銀行這種雙層金融機構體系。

之后隨著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又出現了眾多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包括招行的成立,萬行長大概就是那個時候去招行的,成立了股份制商業銀行,以及城商行、中小商業銀行不斷的出現。

所以說,現在包括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各類非行業金融機構,形成了一個規模龐大的、功能多元化的金融機構體現。

第二方面:金融市場體系內涵日益豐富。

大家知道我們的金融市場也有一個從0到1的過程,改革開放以后,到了80年代中后期開始有企業發行股票、商業銀行發行股票,到了90年代初(1990年、1991年),上海、深圳成立了證券交易所,到現在我們形成了主板、中小板、創業板,而且今天在上海馬上又要成立一個科創板(現在還沒成立,還不能說),要率先的落實注冊制,所以我們的這個板不斷豐富。

同時,也形成了一些場外的交易市場,投資人隊伍、機構投資者隊伍也在不斷的豐富,有天使投資、風險投資、股權眾籌,包括現在整個私募這塊,機構投資者的量非常大。

當然,從整個資本市場的建設來看,這個體系在不斷的完善,無論是從股票發行制度改革,還是發行標準、監管架構改革、退市并購、信息披露等基礎制度,我們可以把這些基礎制度叫做資本市場的四梁八柱,它這塊的建設不斷的在完善。

第三方面:金融業務的技術創新層出不窮。

這個剛才柏亮總在臺上也講了,我們整個的技術驅動對金融業的發展動力非常強。

我有時候覺得我改錯行了,我當年大學畢業,我其實也在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我在煙臺分行電腦部搞計算機(我上大學的時候是學理工的),那個時候計算機只是銀行的一個工具,和銀行業務本身連接性比較低,只是算的更快。

后來我到銀行,我覺得應該搞金融,我就考了研究生就走了,碩士讀博士,讀了半天回去再到銀行一看,完了,現在銀行都是學科技的人占據主導地位,已經反客為主了。像現在新興的互聯網,以互聯網為基礎的金融機構,科技人才是銀行的主要業務人員。

所以我就后悔了,我要早知道我就不考研究生,我就一直搞科技,那我現在也成為銀行最主要的業務人員了,反客為主了嘛,我們那個時候是被邊緣化了,所以才不一樣。確實從整個科技的發展來看,我們講推動金融業不斷的轉型、升級。

我看今天來的機構有很多都是一些沒有持有金融牌照的場外機構(包括做支付、各類金融業務的機構)? ,我一直講這些機構對我們金融業發展非常重要。

我記得我在北京跟大型銀行的人一塊開會,有的時候他們對一些科技機構可能帶有色眼鏡,說這些機構經營并不規范,事情被他們搞的亂套了。但是,我經常說你們商業銀行的人思考一下,如果這幾年沒有這些不持有金融牌照的場外機構在科技方面的不斷進步,不斷的給正規銀行機構施加鯰魚作用,我們銀行業、科技水平能提高的這么快嗎?

從主流來看,互聯網金融機構和正規的金融機構的確是在競合中,使得整個金融業的科技能力不斷提升。這樣的話,提升到一定的程度,我們才敢于說我們正在進行彎道超車。所以,科技驅動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方面:金融治理體系的手段也在不斷完善。

主要是法制體系、征信體系建設,以及各類金融機構的內部公司治理體系,的確這塊兒也是在不斷地完善中。

第五方面:金融開放和合作日益加深。

無論是從人民幣的國際化角度來看,還是從我們對外中國“請進來”、“走出去”這兩個方向來看,我們確實進展非常大。
而且國內的金融市場、金融業務也越來越多融入了國際,得到了國際主流的認可,包括MSTI,把中國納入了,都體現了我們開放的進程。

第六方面:金融監管體系也在不斷地優化和調整。

從大一統,到后來形成一行三會,現在是一委一行兩會,當然體系在跟整個金融業務發展相適應,金融監管這塊兒的上層建筑,也是在不斷地完善中。

同時現在所謂雙支柱,以前是央行的貨幣政策,和三會從事監管,以前對于這兩塊兒是有一定程度相分離的。今天我們講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要形成一種雙支柱的關系,這樣的話才能夠使得整個經濟金融的運行更加平穩。

這是我對成就做得一些總結。

如果講40年的經驗,經驗比較多,但是我們擇其要者,概括為四點,就是金融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

第一,踐行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個根本原則。

我們還是扭住這個不動搖。中國的金融業發展,我們之所以能發展得那么快,某種程度上都是在實體經濟部門有了這種需求,相應的我們出現了各類金融業務。

所以,無論從過去還是從未來看,都要扭住服務實體經濟這條主線。

第二,堅持對外開放政策。

我們始終認為以開放促改革,對外開放的確是國內深化改革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動力。

比如說在上海灘,在90年代,比我早的人可能還有印象,那個時候中國在90年代初(80年代底),保險公司都是在家里面等著客戶上來投保的,在家里面坐著。后來有一家保險公司在上海登陸,叫友邦人壽,來了以后上海灘上馬上就出現了一大堆“跑街先生”和“跑街小姐”,西裝革履,兜里別了很多名片,逮到人就發名片。然后到辦公室敲門,遞名片,直接主動出擊,進行保險營銷。

我印象友邦來的那年,在上海市整個保險業務的增量被它給拿走了大概80%。中國保險公司都是坐在家里的,等著客戶呢,一看以后不能坐了,也要搞保險經紀人、保險代理人的相關制度。

所以,開放倒逼改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前天我在廣州參加北大的全球金融論壇,我們從北京去的一位領導同志(不點名了),他說了一句話我的印象特別深,他說:“永遠也不要低估對外開放,永遠不要高估頂層設計?!庇腥苏f頂層設計很重要,他說不要低估對外開放,不要高估頂層設計,大家自己想去吧。

所以,對外開放這個原則還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鼓勵金融創新,培育效率提升。

由于科技驅動,形成彎道超車。

第四,采取漸進式的改革路徑。

當然我們有強有力的監管和各部門的政策體系做保障,這樣的話我們整個改革的路徑保持一種漸進式。漸進式最大的好處,是能夠防范系統金融風險,防止出現一些大的金融危機。

所以,我們采取漸進式,很多業務都是先進行試點,然后不斷地走向成功、成熟,而且有些業務是慢慢地轉大彎。包括中國的利率市場化,到現在可以說基本上完成了。

我印象我在80年代準備考研究生的時候,我要學金融,我考中國人民大學,那個時候考試就是談談中國怎么樣推動利率市場化,考這種題。我到了中央財經大學當教授,我給學生考試,我還在出這道題,20年過去了。

為什么呢?當然因為有這個題,可以培養出很多教授和博士來,大家可以以這個題目寫出很多論文。但是這是一個漸進式的過程,現在我們拐大彎,這個進程我們基本上已經完成了,防止由于推進過快而形成的風險和隱患。

這是我們做了一個總結。

最后,我們站在現在展望未來的金融改革開放,我想有幾點還是要說:

第一,仍然要強調,金融要扎根于服務實體經濟(從未來來看)。
第二,仍然要始終堅持市場化的導向,這個要堅決不動搖。
第三,持續發揮創新的驅動力,仍然要重視和鼓勵金融創新。
第四,有序地擴大金融業的對外開放。
第五,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雙支柱調控框架,這樣的話,我們有一個好的調控監管體系,讓整個金融業的運行都能處在一個健康、平穩的發展軌道之中(這個我就不再展開了)。


所以呢,這個就是我今天向大家做的介紹。

我最后想說《金融改革40年》這本書,不但有中央財經大學的作者參與,還有來自中國人民銀行總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總行,以及柏總所在的零壹財經,我們很多作者共同完成了這本書,現在在出版過程中,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國家金融實驗室對我們這本書也進行了出版資助,同時零壹財經、柏總也給這本書提供了很大的支持。

對此我也表示感謝,我們希望通過這本書的梳理和總結,能夠對整個金融改革開放的實踐有所幫助,也希望我們在座各位也看一看我們的書(我們給大家也都發了這本書),如果能有收獲最好的,如果有任何批評也可以向我們反映,我們來進行改正。
我就說這么多,謝謝!


?
加關注 消息
文章:138 粉絲:0 總閱讀數:2657.3k


2022年6月開始,零壹財經·零壹智庫、中國零售金融智庫聯合《陸家嘴》雜志發起“2022第三屆中國零售金融榜單評選”,相比往期,本次評選擴充為六大方向,內容貼近于零售金融的核心業務,涵蓋也更加豐富。評選通過呈現零售金融業務中的優秀案例、品牌、機構和服務商,并且結合雜志封面策劃、零售金融峰會、零售金融報告等為零售金融數字化轉型提供參考。 (點擊參與)

上一篇>央財教授郭華:網絡借貸行業長效發展需要匹配長效監管機制

下一篇>上?;ソ饏f會會長萬建華:科技對金融有四個驅動、存五大趨勢


所屬專題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游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點擊閱讀更多內容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2022第一屆中國數字科技投融資峰會(共44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627ms
日本丰满熟妇乱子伦-免费国产黄网站在线观看可以下载-熟女乱2 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