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

2021第三屆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圓桌論壇:數據產業的形成、規范與未來

資訊 姚麗 零壹財經 2021-10-22 閱讀:24298

關鍵詞:2021第三屆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信用經濟峰會圓桌論壇

圓桌圍繞監管變化帶來哪些數據產業機會、建立數據交易市場面臨的問題等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
2021年10月21日,零壹財經·零壹智庫主辦的“第一屆中國信用經濟發展峰會暨2021第三屆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 在深圳隆重召開。本次峰會聚焦征信、大數據與風控實務,邀請政府、學術界、金融界、技術界專家和高管共同參與,助力深圳數字經濟行業創新發展,探尋信用經濟與風控的新征程。

峰會下半場舉行了主題為“數據產業的形成、規范與未來”的圓桌論壇。圓桌由零壹財經·零壹智庫創始人柏亮主持,眾邦銀行風險管理部總經理田羽,某消金機構資深專家,神州信息金融科技數據管理總監張新,融慧金科副總裁、信貸賦能事業部總裁歐陽永明參加了圓桌討論。圓桌圍繞《個人信息保護法》、《數據安全法》以及央行監管要求對行業的影響、監管變化帶來哪些數據產業的機會、建立數據交易市場面臨的問題等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以下為嘉賓發言要點:


一、《個人信息保護法》、《數據安全法》以及央行監管要求對行業的影響

田羽:對于我們持牌金融機構,這些法規的頒布整體從長遠來看是好事,短期有陣痛很正常。對于之前不合規的數據輸送,因為我們所有合作商都接入了征信機構,后期會以合法合規的方式通過征信機構輸送數據,相信明年1月份開始會轉為完全合規的征信方式。

斷直連要求下,客戶信息不能從助貸方傳輸到金融機構,中間可能會存在錯配問題,助貸方能否以其他的方式如與征信機構合作來做流量的分發,目前還沒有跟助貸方探討出很好的解決方式,可能需要12-18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來解決這一問題。

在這種監管形勢下,金融機構有自主風控能力才是王道,后面才能更好地去經營后續的網貸業務。

關于監管變化帶來哪些成本的增加,首先銀行的財務模型是固定的,在利率下降的大背景下,不會增加數據成本來應對監管環境變化,如果通過征信機構獲取數據增加成本,則不會考慮使用這些數據;成本的增加體現在建立更完善的風控體系,現在我們在C端和B端建客戶的關系圖譜,在完成后,可以利用我們在客戶服務中積累的大量的信息,用自己體系內的數據去代替外面的大數據,甚至可以輸出評分給征信公司。所以說,銀行不會增加數據成本,但可能在風控的技術和系統上增加成本。同時,在利用自己的數據來替代外部數據的過程中,因為系統的迭代是平行在做的,不會對現有的(審批)通過率或壞賬帶來太大影響。

某消金機構資深專家:消費金融公司面對非常多的客戶,數據是生存的根本,內部有非常嚴格的標準實現合規及保護好客戶數據。最近的數據安全法及個人信息保護法,給公司帶來非常大的工作量,包括內部再次自查,全流程地檢查數據存儲運輸過程中的安全性。另外在征信方面,我們與很多平臺及同業金融機構合作時,有很多數據的交互,以往是通過數據連接的方式,在征信管理辦法出臺之后,斷直連的明確要求下,需要與合作伙伴探索合規的方式,在明確了新的方式后,內部業務要進行相應調整,這兩個動作都非常重要,接下來會用非常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思考。

關于兩法及監管變化是否增加了成本,新的法規的出臺,包括斷直連,最受影響的是獲客,個人判斷長期來看不會增加獲客成本,因為整個監管的趨勢是提供更多更好的普惠金融給廣大消費者,利率不能推高,在這個趨勢下引入持牌的(征信)機構,從監管的角度,是希望讓整個生態鏈上的所有成本都下降,所以最終成本會下降,但短期內還沒有清晰的模式,所以短期內成本是否上升還不好判斷。

監管的變化對于新客戶的獲取流程影響較大,我們會把注意力轉移到現有客戶當中。從2019年底2020年初,我們的戰略轉型中就開始從增量市場轉到存量市場,在獲客成本已經非常高的情況下,更側重于為客戶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使其能夠長期地與我們保持合作。

張新:從乙方公司的角度,在所服務的銀行數據安全方面,在兩法實行之前也做了大量工作,之前的金融行業數據安全分類分級行業標準與兩法有一定重合地方,銀行跟消費金融,小貸公司在這方面的積累還有所不同,所以兩法對銀行的沖擊并不會那么大。至于兩法實行后還有哪些工作要做,還需要與監管機構,客戶進一步溝通。

歐陽永明:首先,因為征信是持牌的業務,之前直連銀行的大數據金融科技公司會比較“擁擠”地尋求與兩家持牌征信機構的合作;對于金融機構,之前接入的數據,現在要通過征信來接入,模型和策略都要調整;而數據接口的切換,會帶來比較“擁擠”的技術開發或技術開發排期的變更,對一些機構來說是個新的挑戰。

二、監管變化帶來哪些數據產業的機會?

張新:監管提的要求越多,對于乙方來說機會越多。最近一兩年在數據治理業務上,中小銀行需求井噴式地增加。數據治理對于銀行最早可追溯到10年前,銀監頒布的《數據質量管理良好標準》,那時只有國有銀行和一些大的股份行去做質量的評估考核,現在,在數據治理指引頒布之后,中小型銀行,區域性銀行也有了數據治理的明確需求,最大的需求來自于監管合規,由于技術發展,監管能夠處理海量的報送數據,所以不僅僅要求報送匯總型報表,還要求報送明細報表,以檢查數據管理能力及開展相應業務的能力。

歐陽永明:在新的業務機會方面,還有兩種情況:一是在當前監管要求下,中小銀行失去了助貸的獲客能力,開始轉向自營業務,但由于自身的風控系統和風控能力不足,因此出現了井噴式的咨詢需求,我們以咨詢+落地的模式提供服務;二是在中小銀行獲客人群趨同的背景下,一些中小銀行開始有差異化的需求,對于精準營銷的需求日益凸顯。與此同時,這對于第三方科技企業風控的靈活性要求及綜合解決問題的專業能力要求也逐漸增高。

田羽:在新的數據服務需求方面,C端技術已經很成熟,千人千面的大數據應用,征信數據的采集都已經很成熟,現在對于銀行來說,至少對于我們銀行來說,痛點在B端,特別是小B端。

第一是做供應鏈銀行時供應鏈交易體系內的一些數據不全,如商戶收單數據,稅票的驗證數據,水電煤數據,公司的個人社保繳存信息等,這些沒有辦法做統一采集,尤其是跨地區如跨省的采集,更加困難,所以需要更標準化的B端數據,方便采集,以更好地服務B端客群。雖然各省都成立了自己的企業征信公司,但并不能滿足我們的全部需求。

關于隱私計算的應用,有需求的場景包括:在客戶端,在貸后管理中希望了解貸款用途,除了能看到的數據,還希望看到反欺詐等行為數據,之前是通過直連的數據傳輸獲得,在相關法規出臺后,這種方式不能持久,我們在跟科技公司討論,通過區塊鏈+隱私計算的方式獲得對應的信息;在商戶端,很多商戶對接到我們的平臺,因為我們提供消費貸款,客戶希望到我們生態中的商戶去消費,為了排查這些商戶的風險,我們一直在和微信、螞蟻及銀聯等大型支付平臺討論通過共建模型,而非直接信息傳輸來完成風險防范。在落地應用上,我們與上游一家城商行建立了一個隱私計算平臺,分享客戶信息,之后會找更多的合作伙伴開展這種合作。

某消金機構資深專家:很多的數據并不只是發生在獲得客戶之前,而是發生在貸后管理,包括ToC、ToB和商戶之間的信息都有交互。我們即需要外部的數據,也希望把一些數據提供出去,因為客戶的需求不可能在我們的生態圈全部得到滿足,我們希望引入外部的合作伙伴來更多地滿足客戶需求,從而需要與合作伙伴進行數據的交換與共享。數據安全法和個人信息保護法的出臺保護了這些信息的安全,使得數據更規范更安全,但同時也給我們提出了很大的挑戰。未來數據安全的技術,包括區塊鏈和隱私計算會迎來非常蓬勃的發展,因為需求非常大。

三.建立數據交易市場面臨哪些問題

歐陽永明:實現數據的交易需要一個過程,首先要標準化,才能去定價。第一,數據質量需要達到一定的標準,第二,數據要有加工上的價值及標準化的應用價值。

某消金機構資深專家:數據交易存在很大的市場需求,數據是客戶之外最珍貴的資源。數據交易最大的調整在于如何驗證數據質量,即數據帶來的效益。很多數據在不同的場景中,效益也是不同的,而且同樣的數據,可能隨著市場的發展,模型的迭代,所產生的效益會遞減。數據交易最大的挑戰在于定價,影響價格的是價值,而數據的價值難于在短期內去驗證。

田羽:數據的交易需要標準的建立:一是數據的標準,什么樣的數據可以交易,需要一個普適的標準;對于數據的效用,即數據的質量也要建立標準。二是監管的標準,包括以什么樣技術,什么樣的第三方介入促成交易,需要監管明確。
?


數據作為數字經濟時代最核心、最具價值的生產要素,正加速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動力、新引擎。近年來,我國深入布局數字經濟戰略,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 “釋放數據價值:數據要素市場研究”專題聚焦數據的存儲開發、開放共享、交易流通、綜合治理以及安全防護,從參與主體、商業模式創新及監管動向等多維度研究數據要素市場發展趨勢。(點擊下圖進入專題)

上一篇>成都市(青羊)國際營商環境——信用體系建設的探索

下一篇>新治理與新格局:各方共話數據監管下信用經濟和數字風控挑戰與機遇


所屬專題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游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點擊閱讀更多內容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2022第一屆中國數字科技投融資峰會(共33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14ms
日本丰满熟妇乱子伦-免费国产黄网站在线观看可以下载-熟女乱2 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